好看小說盡在精彩100小說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恐怖> 我的癡情鬼夫 > 第17章 深夜救人

第17章 深夜救人

千里尋雪夢 2019-04-07 07:30:21

我的癡情鬼夫小說是作者千里尋雪夢寫的恐怖類小說,我的癡情鬼夫最近已完結,作者文筆流暢,生動細膩的描述了隨著秦管家一聲提醒,我這才注意到,這房間的門口聚集了好些人。...

“哎,能做點就做點吧,”

這算什么。聽完我的話,之后,姥姥竟然在chuang上坐起的還穿衣,還自言自語的。

我是有些看不過去了,怎么說也要打斷姥姥。搞得我一頭霧水的,我要怎么睡啊?還有這么晚了,還穿衣,姥姥是要去哪呀?我可不許姥姥離開我,特別是在這陌生而令我反感的安家。

“姥姥,您準備干嘛啊?不睡覺。”

“小丫,你先睡。姥姥還有點事情,那秦家小少爺出了點事情,姥姥去去就回。小丫,不怕。”

姥姥都這樣說了,我還能怎么不怕啊。我才不要一個人留在這安家。

“姥姥,姥姥去哪,小丫就去哪。我不要一個人待著。”

姥姥可是賴不過我的糾纏功夫,最后還是決定帶上我了。

剛好,姥姥同意的時候,我們的房門剛好被敲響。是程錦蓮來敲門的,她說秦家的人過來派人過來讓請姥姥過去幫忙看看他家的小少爺。

姥姥起chuang本就為這事,只是這時間上,我覺得把握的很好。反正對姥姥我是越來越佩服了。那小少爺出事了,姥姥都能夠掐算得到。

姥姥帶著我隨著那秦家的管家一起坐車來到了秦家。

這秦家果然是異常豪華,要比三個安家都大。與其說這是戶人家,我更覺得它是城堡。

在這月色都不明朗的夜晚,這秦家是燈火通明的,說不出的璀璨和好看。

就是光這路燈,走廊燈,客廳吊燈,臺燈,種種款式不一的燈,我都看得眼花繚亂了。還好姥姥一路上緊拉著我的手,讓我還能夠保持著比較端莊大體的樣子。

“夫人,到了。就是這間房。”

隨著秦管家一聲提醒,我這才注意到,這房間的門口聚集了好些人。

聽秦管家對他們的稱呼分別是秦牧軒的叔叔,爸爸,媽媽和爺爺,當然,還有我的小姑。

其實,說來也巧合,還就是以為小姑的緣故,這秦家的人才知道我姥姥。

我聽說,這秦嘯天身子骨好像不行,體質太弱了。時不時的動不動的就生病異樣的,秦家的人沒少給他奔波請醫。西醫,中醫,道士,巫師,他們都有涉獵。什么管用請什么,這才一路艱難的讓秦牧軒長大了。

今日,也是病發突然。經,小姑推薦,秦家這才請了姥姥過來。

姥姥從來都是先做后說的實干派型人才。所以她在得知了秦牧軒在哪后,與秦家主人說了一聲,就直接帶著我走進房間了。

這秦牧軒的房間很好聞,淡淡的清香,不,好像是藥香。他受傷了嗎?這是我的第一反應。

不過,姥姥一進門也不先去看秦牧軒,反倒是指使起我來了。

“小丫,把那盒香端出去。再端盆清水進來放在小少爺的chuang頭。”

這個香不是挺好聞的嗎?怎么還端出去呢?還有,要水干嘛?

這些疑問我是不會現在說出來的,姥姥的話我一直都是先照做后詳問的。這就是我和姥姥相處的默契吧。

隨著姥姥手指的方向,我把香盒端了出去,然后向秦管家要了一盆清水。小姑她們圍著我問情況,我說待會姥姥出來自會跟他們解說。

我再端水進來的時候,姥姥已經在畫符了。小心翼翼的盡量小聲的我,端著清水移步到了姥姥的身邊,把水放在了秦牧軒的chuang頭邊。

那秦牧軒的臉色慘白得厲害,還滿頭的冒汗,嘴唇還發黑。應該很痛吧,我看他那眉頭都緊鎖的厲害,就是身體都在打顫,痛就叫出來啊。怎么就隱忍著呢?

看著秦牧軒我有些出神和憐憫他了,真的不容易呢?白天還和我神氣的小少爺,這會變成了這樣,真的是反差太大了些。

“小丫,別光看著,你去找點東西,塞到他的嘴巴里。免得他待會把舌頭給咬掉了。”

姥姥的符已經畫好了,這會退到一邊去披上她帶過來的道服。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姥姥施法呢。我干活也挺積極的,隨手的找了一條毛巾,給硬塞到了秦牧軒的嘴巴里。

“秦牧軒,你可忍著點,我姥姥很厲害的。你待會就會沒事的。”

念叨往這話之后,姥姥就讓我隨即退后了。

我聽話的站到一旁,眼看著姥姥把一些帶過來的糯米給灑在她的帽子里頭,直接往頭上一扣。我的天啊,這米竟然沒有灑落出來。

我正神奇這姥姥的道術之后,姥姥隨后就囔囔的低聲一手指著秦牧軒的額前碎念些口訣,一段口訣念完之后,隨之就把她方才畫的符給貼在了秦牧軒的額頭上。

這樣,一來,秦牧軒這個人好像一下子被激活了一樣,憤怒的暴烈的不行不行的,瘋狂的嘶喊,不停的掙扎,這樣的場面可是有點嚇著我了。

看他的樣子。眼睛血紅的,瞪得特大,我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覺得他是想沖起來要跟我和姥姥拼命。我真的好怕,閉上眼睛,也怕。這會還真的有點后悔跟過來了,抱著頭蹲在地上,真的而不敢再看秦牧軒一眼。

“小丫,不要怕,有姥姥呢。”

我膽子小,這是我從小到大唯一的短板。

“孽障,還不給我消停。”

我知道,姥姥后面的那一聲是對那臟東西說的。也是經不住好奇,我聽著那秦牧軒的聲音小了些,抬起頭再看。

嗯?姥姥此刻竟然在用她寶貴的桃木劍刮秦牧軒的肩膀,這是怎么了?那桃木劍上竟然染上了耀眼的金黃色,刮著刮著,那金黃色又變成了橙色,之后變成火焰的顏色。

這是什么情況,難道姥姥那真的而是寶劍,我之前還是真的有點糊涂,有眼不識泰山的,竟然用那寶貝撓癢癢來著。

姥姥刮了有那么一分鐘,隨后,姥姥開口問:“小丫,他身上那黑色的污跡你可還看得見?”

隨姥姥的聲音而起,我認真的在秦牧軒的身上看污跡。

“沒有了,姥姥。”

姥姥應了一聲之后,就把桃木劍給移開了秦牧軒的身,轉而往那盆清水中一點。那盆水我是眼睜睜的看著它由清轉紅,血紅血紅的,而且超臭無比。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繼續閱讀

章節 X

第2章 中邪 第4章 膽小鬼 第5章 驅鬼 第6章 靈魂出竅 第12章 廁所遇鬼 第13章 月圓夜 第14章 商場偶遇 第15章 兇的原委 第17章 深夜救人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江苏11选5今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