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懸疑 > 我遇見了你,林小姐

我遇見了你,林小姐

我遇見了你,林小姐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9-20 12:26

評語:氣勢恢弘的小說,但是又能夠寫的這么細致,很佩服作者的文筆,想象力豐富,簡直腦洞大開,太棒了

無數的刀光劍影,音容笑貌,扭曲在一起,形成一幀幀支離破碎的畫面。

突然,一群身著獸皮的土著人生硬的闖了進來。他們戴著面具,面具為憤怒尊相,蓄威蘊怒、三目圓睜、雙眉顰蹙、有如火焰。

領頭的土著人高高舉起雙手,對著黑夜的天空虔誠的伏拜下去。

就在此時,兩旁的土著人迅速拿起鼓棒,敲起鑼鼓,低啞的聲音伴隨著生澀的曲子響徹在空曠的原野上。

篝火閃耀著,燒的噼里啪啦的火星子在寸寸的草原上飛濺著,濺到三角竹架上綁著的女人身上,她卻毫無知覺。

林柯慈心里一悸,想上前看清女人的面貌。

畫面一轉,窒息的黑暗撲面而來,一面鏡子豎立在她的眼前。

鏡子里面站著一個女人,穿著黑色的旗袍,臉部顯在陰影下,看不清楚。

林柯慈輕問:“你是誰?”

聲音回蕩在冰涼的黑暗中。

黑袍女人卻并不回答她,只慢慢的伸出一只手,碰觸鏡面。

像是**開一層層的微波,從鏡面開始,一波接一波的擴散開來,蔓延到林柯慈的腳下。

她瞳孔一縮。

身體動不了了。

鏡面里的手卻像是盛滿了水一般,濕漉漉的纏繞上來。掐住她的脖頸,越來越緊。

然后,一張放大的容顏出現在她的眼前。

眉眼寒涼,卻多了妖嬈。

女人笑她:“瞧,我與你,一模一樣呢。”

林柯慈驚恐的看著她,腳步要往后躲,但是,一雙雙的鬼手,卻仿佛地獄大門的使者,鋪天蓋地的涌了上來,纏住她的身體。

“不,不要。”

**使力,一步步地往后退著。

但任憑她怎么躲,鬼手都像是長了眼睛似的抓住她的腳踝,用力的把她往下拽。

十指在地面上被拖出一條長長的血痕

黑袍女人還是那樣笑看著她。

突然,林柯慈腳下一空,被黑色的怨氣纏繞著帶入了無止境的深淵。

眼睜睜看著地面,離自己越來越遠

“啊!!!”

她大叫一聲,用盡力量,猛地從chuang上坐了起來。

心跳聲激烈的蹦跳著,冷汗伴著喘 息響徹在耳邊

不知過了多久,刺鼻的藥水味混合著空氣中的霉味吸入了鼻腔,才讓逐漸明白,這只是個夢罷了。

抬起右手,想捏一捏模糊不清的雙眼。

抬到一半,林柯慈一怔。

一支細細長長的針管連著自己的手背,淤青遍布周圍。在蒼白的皮膚上對比的越發明顯。

多的數不清的針眼啊

林柯慈想,這是睡了多久啊。打了這么多的點滴。

chuang邊的桌臺上放置著干凈的棉球,用塑料袋包裹著。

她冰涼的看了一眼,伸出透明的手指,捏起它,拆開,塑料袋的聲音在這陰暗潮濕的病房里顯得更加陰郁。

棉球被覆蓋在了青色的針眼上,林柯慈這才抬起頭開始打量起四周。

這似乎是一間病房室,里面只住著她一個人,除了吊瓶還是嶄新的,其他的都落滿了灰塵。

她靜了一會兒,蒼白著臉走到門前,握住了凸起的門把手,腐敗的木頭門在打開的那瞬間,發出了吱呀吱呀的聲音。

門外,是一條過道,刺眼的暗光在開門的一瞬間刺入眼簾,她微微垂下眼皮,黑黝黝的睫毛擋在面頰上。

腦子里卻是一片的茫然。

林柯慈開始順著過道慢慢的向前行走,老舊的破電扇在頭頂煽動,螺絲松了又緊,緊了又松,反反復復。

周圍不斷的有人從她身邊經過,推著病人的護士,拄著拐棍的殘疾人,孩童的嬉笑聲,他們似乎都在看她,眨眼之間,又仿佛是錯覺。

右眼里的神經跳動的厲害,她瞇了瞇眼,視線變得模糊起來,棉球不知什么時候被踩在了腳下

“林小姐。”

突然,一道清脆的聲音由遠及近,似乎是對著她的方向。

林柯慈眨了幾下眼睛,想努力看清來人的模樣,眼前卻是一片模糊。

轉眼間,那道聲音的主人已經跑至她的身旁,見她神志不清的模樣,又趕緊對著她大喊了幾遍,“林小姐”,“林小姐”,“林小姐,你怎么樣了?”

聲音回旋在耳邊,林柯慈感覺右眼里的刺痛感慢慢緩了下來,眼前又開始有了焦距。

她抬起頭,看清了來人,這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姑娘,膚色白皙,里面穿了件淺藍色的襯衫,外罩一件白色大袍子,頭上戴著四四方方的帽子,是護士的裝扮。

林柯慈聽見自己的聲音響起,干啞低沉,她問道:“這是哪兒?”

身體卻仿佛沒力量似的靠在墻上。

小護士沒答,扶著她的胳膊向前走了幾步,坐在了角落里的黃色長椅上。有微微的光從窗外照射進來,林柯慈逆著光坐著,右眼的黑色眼罩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著幽幽的光。

她用指尖在眼罩上細細描模了一下又把剛才的問題問了一遍。

聽見問題,小護士的目光掃過林柯慈的眼罩,她背著光看向林柯慈,聲音有些嗡嗡的,她說,“這里是濟宏醫院,林小姐,你還記得你是怎么來的嗎?”

林柯慈搖了搖頭,她不記得了,除了她的名字,所有殘存在大腦里的印象都在剛才的夢中煙消云散了,大概。

小護士哦了一聲,她擺弄了一下自己的白大袍,把松散的腰帶系緊了,嘴角在林柯慈余光看得見的范圍內揚起了一個微微的弧度,她似乎在笑,“林小姐不記得了嗎?那真可惜呢。”

林柯慈掃了一眼,不再說話。

在這個醫院里,有一種奇怪的違和感充斥著,這些病人,護士,以及眼前這個姑娘身上,似乎到處都是秘密。

這種鋪天蓋地的感覺讓她掙脫不開。

小護士攙扶起林柯慈,兩人順著邊道慢慢行走著,突然,從不遠處的病房里猛地沖出來一個中年男子,拿著血刀,眼睛赤紅。

緊接著,病房里迅速傳來護士的尖叫聲:“啊啊啊啊,殺人啦,殺人啦。”

頓時,驚叫聲此起彼伏。病人亂作一團,長椅被踢倒在一旁,玻璃被頑童砸碎。林柯慈被迎面而來的人群沖撞的站立不穩,她身邊的小護士也不見了蹤影。

男子手中的刀還在滴血,他瘋狂的到處揮動著。

一個瘦弱的老太太被人群擠倒在地,男子見此,一把拎起老太太的后領,神志不清的問道:“你看到我妻子了嗎?她在哪,她在哪,你告訴我,她在哪兒?”

老太太渾身直哆嗦,渾濁的雙眼隱隱有翻過去的趨勢,男子大怒,眼里兇光閃現。拿起刀對著老太太的脖子用力砍了下去,一道長長的血光閃過

林柯慈閉上了眼睛。

男子殺完了人,卻還在癲狂的四處尋找著。突然,他眼神一定,似乎感應到什么,越過驚慌失措的人群,大步走向林柯慈的方向。

林柯慈想躲,卻動不了,身體乏的沒有氣力。

男子走到她面前,刀子上的血液滴在地上,發出噠、噠、噠的聲音。

像是地獄那深處的彼岸花,印進了她的眼里,面上不由得一陣恍惚。

她想的入神,這般舉動落在男子眼里,卻變成了對他的藐視。

心里一怒,男子赤紅了眼,左手用力,抓住了林柯慈前額的頭發。將她整個人提了起來,憤怒大吼:“她在哪里?”

頭皮像是要分離般疼痛無比,林柯慈疼的一嘶,臉部扭曲起來,卻又在扭曲中夾雜著一絲清明的笑意。

這笑容刺激到了他,男子呲牙,舉起刀,抵住林柯慈的脖頸,上面的青筋在脆弱的白皮膚下顯而易見:“告訴我,否則死。”

林柯慈不答,她被迫抬頭看向窗外,陽光入眼,那一刻,無緣由的悲痛突然從心底涌了上來,她渾身一震,眼淚順著面頰滴落在了血刀上面。

她說:“失去的,你再去找,也不再是完整的。”

男子一愣,有些怔忪的看著晶瑩的液體在刀尖上滑落,那顆本該無暇的眼淚,轉眼間,在地上卻變成了污泥。

小護士的身影從眼角一閃而過,林柯慈想扭頭看看,這個輕微的動作卻猛地讓男子瞬間清醒,他不再留情,眼中猙獰閃現。

林柯慈只覺脖子一痛,血腥味撲面而來。

“不準逃,告訴我,她在哪?她在哪。”男子咬牙切齒的看著眼前的女人,恨不得一刀殺了她。但是,不知為什么,他有感覺,這個女人,能幫到他。

殺人狂魔扭曲的面容近在眼前,林柯慈閉了閉眼,再睜開,眼底再不存半點悲憫。

她微微低頭,頭發被扯斷的聲音回蕩在寂靜的醫院里,她卻毫不在意,只直視著男子,一字一句道:“你要找她,那么,你告訴我,她在哪?”

男子似乎沒料到林柯慈會這般回答,嘴唇微張,訝異的看著她。

“你不是要找她嗎?你告訴我,她在哪?”

沒聽見答案,林柯慈嘲諷的一笑,雙肩微聳:“你看,你把她弄丟了。”

男子手一松,不敢置信的看著她。

林柯慈掉在了地上,臉上的嘲諷卻依然存在。

男子后退了幾步,那種笑容。他見過,他見過,在她的臉上,也見過。一些斷斷續續的畫面突然強硬的擠進腦海,男子疼的抱住頭,大叫。

林柯慈一只手扶住墻壁,面色冷淡的站起來,另一只手捂住脖頸的傷口,“你看,你也不知道,她丟了。”

聲音冷淡無情。

男子捂住耳朵,搖頭:“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

他神智不清的跪坐在長椅前,奮力的撞著椅角。一下、兩下、三下,他哭嚎著:“是我對不起她,是我對不起她。”

血液順著鬢角流下來,額頭上已是血肉模糊。

他停下,肩膀拼命聳動著,哭泣聲越來越壓抑:“我想找到她,她在哪里,她在哪里?”

沒有人回答他。

男子像條狗一樣,在地上艱難的爬動著,爬向林柯慈的方向,拽住她的衣襟,一雙眼睛不再赤紅:“求求你,求求你告訴我。告訴我她在哪里好不好,求求你。”

林柯慈站著不動,她面無表情的慢慢移動視線,看向之前死去的老太太。

心中卻是悲哀,因為老太太的眼睛還大大的睜著,生命的最后一刻,她也曾這樣卑微的哀求著

警車的響聲出現在醫院門口,隨之是大喇叭的聲音,“里面的人聽著,你已經被包圍了,勸你趕緊放下武器,早點投降。”

過了很久,似乎是一直沒有等到任何答復,外面的警官終于按捺不住。他們拿起槍支,小心翼翼的穿過人群,沖進醫院。

卻都在到達案發現場時愣住了。

直到很多年以后,有人再提起這件事,也難以忘記當初呈現在他們眼前的這幅詭異畫面。

殺人如麻的兇手正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跪在一個少女的面前,咿咿呀呀含糊不清的說著什么。

少女的眼中一片空洞,她的白色病服被脖頸上的鮮血染成了紅色。

看見他們的到來,她扭過頭來,卻極其詭異的一笑,笑的人人頭皮發麻。

警官壓住心頭的悚然,反應過來后,迅速上前用手銬銬住男子的雙手,將他拖離了林柯慈。

直到拖出醫院門口,林柯慈似乎還能聽到男子的嚎啕大哭,以及他的請求。

跟隨警隊到達的警務醫院上前打開醫療箱,拿出消炎針、繃帶,對著林柯慈說了幾句話。林柯慈點點頭,卻眼前一黑,栽了過去

close

猜你喜歡

現代短篇 短篇言情 懸疑推理 都市異能
現代短篇
現代短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現代短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現代短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言情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言情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懸疑推理
懸疑推理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懸疑推理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懸疑推理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都市異能
都市異能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都市異能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都市異能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最新章節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江苏11选5今天开奖结果